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1306824811
 

当前地址: 新闻动态媒体报道

尹建莉老师,希望您收回对纪录片《镜子》的指责和质疑!

发布时间:2017-05-28 13:24:19   浏览次数:0

内容简介: 建莉老师:

 建莉老师:

您好!

您是我在家庭教育行业,我比较佩服的一个老师。看过您的书,很多观点不谋而合。然而今天看到您的原创《央视拍的这部【三集片】,让无数家庭羞愧,可惜有点坑》(武志红公号转发),真心感觉您对《镜子》纪录片,教育机构的指责,有失公允。

在这篇文里,您从“不认同机构对待孩子的方式”到“怀疑培训学校商业炒作”以及“机构和媒体的关系”,看了之后,着实让同做家庭教育培训的我心寒。

我认同你文里关于“教育”本身的看法,但却不认同您对片中机构的各种评判甚至怀疑。您从三个方面抨击这个培训机构:

第一方面:“培训机构”与“问题少年”之间的关系

对于机构对少年的做法,您提出了这样的几个质疑:

质疑一:为什么接受培训的主体是孩子,而不是家长?

我同样认为:需要教育的首要是家长!

然而从各种现实情况来说,培训机构能做到让这些毫无“家庭教育”意识的父母参加6天的学习,已经非常不易。片子中家明的父母如何看待这件事?爸爸以工作为由想不去,妈妈觉得老师的太夸张,爸爸根本就不相信老师说的——孩子的钥匙在自己手里。

尹建莉老师,希望您收回对纪录片《镜子》的指责和质疑!

看得出,如果不是孩子,他们永远不可能进入家长课堂。这些家长,跟天天看您书和微博的不一样,孩子都已经这样了,他们还茫然不知。所以如果没有孩子为入口,他们怎么可能有被“唤醒”的机会?怕是把家庭教育机构都当骗钱的。

我曾经就遇见一个家长,孩子上初二,医院诊断重度抑郁,需要靠药物治疗。但孩子不肯吃药,妈妈很着急。听人介绍找到我,当我跟她说:“需要学习的是你”时,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她原本的意思是怎么来帮她孩子,能让孩子吃药……

所以,对于这样的家长群体,批评之前,是否可以考虑一下实际情况,而不是想当然?

质疑二:机构军事化管理是跟父母教育,本质上是一样的方式。

确实,孩子被押送的场面,让所有人心痛。然而,在老师与孩子并没有建立信任感之前,对于叛逆心极重的孩子,很难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去让他走进一个他误以为“不是人待的地儿”。想要一个人能够有所改变,必要的时候采取一些非常措施并不是不可以。况且机构也说了,并不想这样去接孩子。

菩萨尚有低眉的时候,更何况什么情况下用什么样的方法,并不代表是一样的“本质”。

关于“军事化训练”,我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可。因为这些孩子大部分确实有很多不良的习惯,适当的“军事化训练”、收掉手机,是为了让孩子通过改变生活习惯,激发一些生活的动力,营造在营期的一个正常生活状态。要知道这可是81天全日制的培训,想一想这个时长,但凡做孩子教育的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艰巨的任务,而且是面对一群如此叛逆的青少年。

然而您为什么不可以善意地理解为培训机构在前期对孩子一些不得已的行为?

这样的真实纪录,反而让我觉得这个培训机构很“真实”,他们并没有只表现好的一面,而纪录片也比较公正客观的再现了这个过程。

为什么您没有看到:

——孩子们毕业典礼时的感动,和被激发后的创作;

尹建莉老师,希望您收回对纪录片《镜子》的指责和质疑!

【上一期孩子们的中秋晚会】

——139期新生在看到140期新生的联欢会后,愿意从心里开始尝试接受辅导机构;

——家明在听到老师读父母给他信时的痛哭;

——老师解读泽清画的时候,对泽清的理解,让泽清震惊;

——心理老师后来一直跟踪张钊时,对他“无理的向父母要钱”行为的理解;

——泽清在这个环境中因放松而表现出来的“孩子”的一面

尹建莉老师,希望您收回对纪录片《镜子》的指责和质疑!

这些孩子可以说,是非常有主见,否则他们不会如此叛逆。所以培训机构对待孩子的方法,最终给孩子收获 了什么,不应该是外人的评判,而是孩子自己的感受。这些也可以从他们后来的表现看出来,看到他们在家里很难露出的笑脸……

然而您又认为:“有个别孩子觉得待在这里也还不错,那并不是因为这里真的好 —— 只是比起更加恶劣的家庭环境来说,这里稍好一些。”?

一个能够让孩子们最终敞开心扉说出心里话的学校,难道做的还不够吗?

所以,您说:“培训学校对孩子的正面教育效果几乎为0”,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

第二方面:“培训机构”与“问题父母”的关系

这是由机构收费引发的质疑,让我感觉真的是“莫明其妙”,这难道不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吗?

质疑一:机构整个的运营和培训思路是有问题的,是一个悖论。

只因,培训机构向家长收取了约一万元的培训费,所以你认定这是纯“商业行为”,并曲解机构和父母之间的“共识”。

泽清说的是没错“需要上81天课的是父母”,可是这现实 吗?或者说,就算您,你能做到吗?再或者您如果做到的话,您收费吗?

不知道,您做一个家长的个案咨询收费吗?或者你的心理辅导老师收费吗?您写书收版权费吗?……如果你们不是公益,为什么要质疑机构收费呢?

按照这个机构孩子81天,父母6天的学习时长和内容来算,一个孩子平均每天的生活费不足200,很高吗?

在现在这个"知识付费”盛行的时代,有人在分答上回答1个问题,1分钟几十甚至 上百,这又如何定义?现在市面上两个星期孩子夏令营就两三万,为什么这不是单纯的“商业行为”?

如果机构是纯粹 的“商业行为”,他们一个营完全可以收到三四十个甚至更多的孩子,统一用“粗暴的军事训练”来管理。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不到20个孩子的营里,机构出的心理老师和教官配比很高。此外,机构也允许父母做好准备提前接孩子回家,比如家明。

难道仅仅因为厦阳爸爸掏不起钱,就觉得机构不该收费吗?

培训费不是教育工作者的劳动付出吗?厦阳爸爸不该为他自己对孩子的“教养过失”,承担责任吗?我们每一个学习家庭教育的人,不也是付出了很多学费吗?

质疑二:6天的家长 培训,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许这是你定义机构行为为“纯商业行为”的原因——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父母和孩子什么。

虽然我也认可,这家长课堂并没有让父母完全改变,但我觉得孩子能够开始重回父母身边,接近父母,父母可以重新看待孩子,这对于原有的家庭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如果没有这样的培训,他们在一起的“对抗”可能会很长,并且可能 会产生难以挽回的结局。

“唤醒”是最难的,而这个机构已经做到了。他们不仅唤醒了家长,并且让孩子和家长之间的了解更深了。

如果说根本上的“改变”,我相信没有一个机构 能保证所有的人上完课(且先不说收费或上多久)就完全改变。一个人的成长,是从唤醒 开始,改变是在生活中不断的觉察践行,能改变多少,完全也取决于家长自己。别说6天,6年可能都改变不了。

您如此否定他人所做的努力,并做为“批判”的理由,是不是太苛刻了?难道是我想错了,也许您的机构可以做到让这样的父母彻底的改变?

作为一个被公认的教育大咖,您教育父母对孩子宽容理解,可是为什么对一个机构,却如此的苛刻?

难道真实原因,是因为您觉得纪录片宣传了他们吗?

所以,最后您怀疑的就是——

第三方面:“媒体”与“培训机构”的关系

说白了,您觉得是培训机构用央视做广告的目的更强,我怎么觉得是“莫须有”的感觉。难道各类媒体可以去宣传您,但不允许这样的片子里出现一个机构吗?央视大概也不会傻到这样吧?

探讨教育问题,可以有很多角度 ,从培训机构切入是一个角度,那培训机构自然可以在里面,为什么不行呢?

您开篇指责这教育片“姗姗来迟”,可是没有做这件事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 ?

永远没有“晚”,只要“从现在开始”,这不也是我们经常跟家长说的吗?

我想我们真心需要感谢的是,中国有这么多有心的人在做这项最难的工作——唤醒和提升父母的成长意识。中国的教育,也只能从民间的力量开始。

你文末的一边指责又一边表扬,也实在是够矛盾的。

您机构父母学堂辅导员的“谬论”,也值得提一下

同样,基于您的这些论点,您机构的老师自然也是附和。但有些观点,真的很不认同,不全说了,就提几个

王璘:“理解和接纳,变成了一种对孩子的单向道德要求。”

单从这句话,观点上我认同,但对于片子的指责不认同。试问,这样的大道理谁敢说,自己嘴中没说过?就从这一点就证明张钊的父母没有改变?不要对一个刚刚被唤醒 的父母有这么高的要求好吗?一切需要一个过程。

燕子:作为父母,自己生养的孩子不是应该自己最了解吗?”

这句话实在不能苟同。现在的父母如果都了解自己 的孩子,那“家庭教育”还会是现在这样的状态吗?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所以才会出现孩子这么多的问题。

Jane:“他们告诉孩子: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起责任来。我倒觉得,这可能才是孩子们改变的原因,那就是 —— 不要再期待父母改变了,想办法自救。这或许还能让自己艰难地活下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既然都是学过心理学的老师,我想知道,如果一个孩子真的放弃了父母,他将来真的会活出自己的幸福吗?

孩子的每一个行为背后,都是在渴望父母的爱。

从张钊最后对爸爸的测试,也明显看出来,他想给爸爸一次机会,重新信任他们;泽明的暴力,也是为了父母能够看见自己。

而你们是在主张孩子放弃父母吗?

“为自己 的人生负责”,我的理解是:“如果不认同父母,但不能因为父母的做法,放弃自己。但同样,我们也希望孩子能理解父母的无奈,他们只是因为自己也从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教育”

这才是“教育”的正确方向,而不是放弃父母。

尹建莉老师,希望您收回对纪录片《镜子》的指责和质疑!

所以,综上,我觉得您应该收回您的“指责”和“评判”。我想,这个机构的老师看到您的指责,纪录片的制作者看到您的指责,他们一定很伤心。

我之所以说这些,因为我也做“家庭教育”,我为他们抱不平。他们不如您有名望和影响力,但他们都是在用心,为“家庭教育”尽着自己的努力。他们所做的一点都不比您少,甚至比您更多。

社会需要这样的力量,这才是真正的民间力量。愿您能真正的支持!


转载来自:今日头条,作者:漠子之漠上花开


分享到:

办公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落雁路纽特学校 (沙湖果批公交站对面)
办公电话:027-82741380 / 82741355 / 18971125639 传真:027-82741380
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2号楼4楼
版权所有:武汉纽特思特心理咨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