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理咨询领航机构
分享到:

家庭教育

新浪微博

家庭教育 当前地址:首页 > 知识园地 > 家庭教育 > 正文

纽特咨询师探心之旅:有一种爱,一直都在

发布时间:2019-07-07     浏览次数:

 
父亲象征着力量,责任、勇敢和承担。与父亲的关系质量,决定着一个人的心理发展水平,也决定着成年之后的社会适应性。
 
跟父亲建立较好的亲密关系的个体,比一般人更自信,有力量,人格独立。能够顺利完成人生各个阶段的任务,勇于承担。
 
如果跟父亲没有建立较为亲密的关系,那么个体容易显得胆小,对自己缺乏信心,也很难发展出独立的人格,社会适应性也较差。
 
大多数人的父亲都不善于表达情感。男人重理性,很多父亲很难细腻的表达对孩子的爱,以至于很多的时候,会让孩子感觉不到父亲在乎他,也不确定自己在父亲心目中是重要的。
 
但在很多父亲的心里,对孩子的情感埋在心里。他们较少用言语,大多习惯用行为来表达他们内心的感情。
 
01
 
我的父亲也是这样的一位父亲。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个夏天,父亲用一种锥形小竹篓抓鳝鱼。小竹篓里面有一只小小的铁钩,父亲在每只竹篓的铁钩上挂上蚯蚓,作为诱饵。装好诱饵的竹篓放到水田里,当鳝鱼闻到蚯蚓的腥味,爬进竹篓,只要他们吃铁钩上的蚯蚓,便也会被挂住,出不来了。

父亲是每天晚上将装好诱饵的竹篓放进水田,早上就到水田将竹篓取出来。每次当父亲从水田取好竹篓回家时,我便早已醒了,看到每只竹篓里都挂着上当的鳝鱼,有的大,有的小。在父亲手里扭动着挣扎,鳝鱼滑不溜秋,父亲从竹篓里取出,紧紧抓住,再将它们从竹篓里放进一只木桶。在水桶里继续扭动,很多鳝鱼纠缠在一起,夹杂着木桶里水的声音,组成美妙的音乐,那是关于幼时父亲记忆的一种特殊的声音。
 
那时候,我跟父亲在一起。
 
当我开始念书之后,父亲和我便不常这样亲密了。父亲后来不再捉鳝鱼了,也不再像当年那样对我笑。那些小小的、锥形小竹篓,和那些扭动的鳝鱼,也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我觉得父亲是不再爱我的。这种感受,伴随了我成长历程中很长一段岁月。

成年后,有一次和父亲聊天。我问他记不记得在我幼年时那些小竹篓和鳝鱼。
父亲说当然记得。
我和父亲一起聊起那些好玩的记忆。我跟父亲说,后来的他不再像原来那么好了。

父亲听到这里,没有看我,边回想边对自己也是对我说:

“那时候只想着多干活,多挣钱,为你们创造好的生活条件。我每天都在想这些,其他的,真的顾不上。”

我似乎体会到了一些父亲的辛苦。

我想起那些用竹篓捉鳝鱼的日子,父亲每天都是晚上天黑之后将小竹篓放到水田,那是鳝鱼出动的时刻。那时,农村的晚上没有灯,到处漆黑一片。到了早上天不亮,父亲又去水田取回装上鳝鱼的竹篓,回家时,天边才显出鱼肚白。
农村人总是习惯早起,勤劳是骨子里的。

父亲从不说辛苦,总是那般坚毅。享受劳碌创造的价值。也欢喜看着我们享用他劳碌得来的成果。

他从没有对我们说他爱我们。
当我明白了父亲的表达方式的时候,我开始理解他,也慢慢释怀。
 
我知道了,他并不是不爱我,我在他心目中也不是不重要,只是那份父爱他没有说出来。他是用了他的方式养育我们,爱我们,照顾我们和母亲。
 
 
 
有人说:父爱是一种默默无闻,寓于无形之中的一种感情,只有用心的人才能体会。
 
02
 
在我的工作中也接触过很多父亲,他们总体给我的感觉也是如此,很难表达对孩子的爱,亲子间总是由此存在很多误解。
有一次,一位父亲到武汉做面询。那时候他的孩子还在纽特营地。
咨询快结束时,我看出他想着孩子,心里牵扯着。
我建议他到武汉转一转,告诉他离公司不远的武汉站有4号地铁线,可以到武汉最热闹的地方。也可以换乘,可以去武汉最具特色的地方走一走。
 
过了一会,我到楼下的时候,看到他站在一楼办公室外,远远地向篮球场方向张望,那时正是营地孩子室外文体的时间。在篮球场上,有几个孩子互相追逐着。
 
他一直盯着跑来跑去的学生看,眼神很久都不离开。
 
后来,过了大概快一个小时,我到四楼有事。走到四楼办公室走廊的地方,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在走廊另一头的窗户边低头看着窗户下面。
 
原来,刚才那位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上了四楼。
 
那时营地的孩子们刚吃完晚饭,正并排着在窗户外面楼下的水池边洗碗。四口窗户的视角。正好可以看到楼下水池洗碗的孩子们。
 
原来这位父亲并不关注武汉站有几号地铁线,也不关心武汉有什么特色的地方。
 
他只知道,篮球场有他的孩子。水池边,他的孩子在洗碗。
 
他和孩子从孩子初二时开始交流不畅,仿佛在他们之间开始有一堵墙,将他们隔成仿佛两个世界的人。
 
他对孩子的情感无处表达,他只是那样痴痴地寻找,远远地、痴痴地看着。
 
每次上家长学堂期间,总有学生在咨询的时候说,看到爸爸妈妈在四楼用眼睛寻找他们,看着他们。
 
这是每次家长学堂的时候很熟悉的一幕。每到下课的时候,总有家长在教室旁边的窗口处,远远望向楼下活动的孩子们,搜寻自己孩子熟悉的身影。
 
03
 
在朱自清二十岁的时候,到北京求学。离开南京的时候,父亲原本安排了人送。只是怕安排的人不妥帖,还是决定自己送。朱自清再三劝他父亲不必送。
 
对于这一段,朱自清在《背影》中写道:

我再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到了浦口火车站,父亲在月台攀上爬下为朱自清买橘子的细节,深深留在朱自清的回忆里: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桔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儿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事隔三年之后,朱自清写下这篇感动无数人的散文《背影》。他怀着对父亲深厚的感情写下这篇回忆性散文,因为看着父亲的背影,在那些细节里面,他感受到了父亲爱他的心。

想起有一年圣诞节,营地的孩子举办圣诞晚会。那时,恰好有一期孩子结营,他们在晚会上合唱了一首筷子兄弟的《父亲》,送给他们教练。
 
很多孩子在唱的时候哭了,有的女孩抽泣起来。他们的主教练,忍不住背过身。孩子们看着他,他始终不敢让孩子们看到他红红的眼睛。
 
那一刻,他像极了中国大多数人的父亲:
 
话不多,看起来总有些严厉,很少表达对孩子的爱。
 
只是在孩子离家的时候,忍不住眼睛红红的。
 
那是他们真情流露的时候。
 
他们内心的情感,深沉如大海,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不易察觉。
 
正如诗人米南德所说:
 
“没有哪一个人真正了解自己的父亲,但是,我们大家都有某种推测或某种信任。”
 
所以他们的情感,需要用心体会。用心去感受,便能捕捉得到那一份浓郁而深远的父爱。
 
 
仅以此文,送给所有的父亲!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纽特咨询师探心之旅:青春期,当孩子开始长大
下一篇:最后一页